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立的博客

“凯”诚相见 “立”透纸背

 
 
 

日志

 
 

伦敦邂逅老舍居所  

2015-02-07 23:39:14|  分类: 天下杂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站在这幢小楼面前的时候,我不敢相信这是老舍曾居住过的地方。门牌上醒目地写着:圣詹姆斯花园街31号。

  这是位于伦敦西部霍兰公园区的一幢两层联排小楼,乳白色的外墙和窗台,衬着漆黑的铁窗栏和楼梯扶手,显得高贵典雅。两排楼梯之间半地下层窗户上方的门楣上,钉着一块面盆大小的蓝牌,夺人眼球。走近细看,蓝牌上镌刻着白色汉字和汉语拼音:“老舍,1899-1966,中国作家,19251928生活于此。”

  这段历史,我是清楚的。1925年,老舍在伦敦大学东方学院结识了会英、法、德几国语言的同事艾支顿。初来乍到伦敦急于学英文的老舍与其一拍即合,艾支顿建议:“我们彼此交换知识。”老舍问:“我教你中文,出房租?”艾支顿答:“我教你英文,供饭食?”于是,老舍从住了半年的卡那文路搬来与艾支顿夫妇合住。这段日子虽然清苦,但其乐融融。老舍在《我的几个房东》里写道:“艾支顿夫人真可怜。她早晨起来,便得做好早饭。吃完,她急忙去做工,拼命地追公共汽车。永远不等车停稳就跳上去,有时把腿碰得紫里蒿青。五点下工,又得给我们做晚饭。她的烹调本事不算高明,我俩一有点不爱吃的表示,她便立刻泪在眼眶里转。有时候,艾支顿卖了一本旧书或一张画,手中摸着点钱,笑着请我们出去吃一顿。有时候我看她太疲乏了,就请他俩吃顿中国饭。在这种时节,她喜欢得像小孩子似的。”在这里,老舍还完成了《老张的哲学》《赵子曰》以及半部《二马》小说,协助艾支顿将中国古典长篇小说《金瓶梅》译成英文。3年租约到期后,一时找不到既便宜又恰好够3人住的房子,于是各奔东西。

  正是在这3年里,舒庆春第一次写小说并用“老舍”的笔名,开始了创作生涯,成为老舍人生和事业中的重要阶段。

  上世纪90年代末,舒乙在伦敦拍摄《二马》电视剧时,觉得父亲曾居住过的地方符合挂蓝牌的条件,于是与对老舍作品有深入研究的伦敦大学、大英博物馆、爱丁堡大学的5位汉学家共同启动了挂蓝牌的申请工作。20031125日,英国遗产委员会正式同意了申请,给圣詹姆斯花园街31号镶上蓝牌,老舍也成为第一位在英国获此殊荣的中国文化名人。

  伦敦的申请“蓝牌”工作始于1867年,至今已有近150年的历史,蓝牌总数800多块,政府当局通过这种方式纪念已故文化名人,但条件相当苛刻,审查也极为严格。要求必须是公众所熟知的杰出人物,必须为人类的幸福作出过重大贡献,诞辰超过100年并已过世。如果是外国人居住过的地方想挂蓝牌,那还要加上一条:他在英国居住期间必须是其人生或事业中的重要阶段。只要够条件,哪怕是曾经的敌人,比如甘地,尽管他是坚决反英的,但却是“印度独立之父”。

  眼前,这幢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屋虽数易其主,外观依然故我,现在住着11年前搬到这里的瑞奇一家。房子很小,楼下是一间客厅,一间饭室,一间厨房。楼上是三个卧室,一个浴室。最小的一间当时是老舍住的。虽然难觅老舍的生活痕迹,但依然可以感受到作家曾经的气息。

  返身屋外,凝视小小的蓝牌,我突然感到:“蓝牌”折射出对文化的尊重,对人类共同遗产的包容;一项工作延续这么多年,代代相传,反映了对制度的敬畏精神。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48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