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立的博客

“凯”诚相见 “立”透纸背

 
 
 

日志

 
 

被窝读书记  

2015-01-01 15:10:07|  分类: 天下杂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寒,夜晚窗外寒风呼啸,临窗读书的乐趣也渐渐抵不过那寒意,到底挪到了被窝里去完成。

  那一日偶然借阅到田山花袋的私小说《棉被》。"棉被"二字是译文,日语原名规规矩矩写着"蒲团"二字。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配合小说中提到的那床"葱绿色蔓藤花纹的棉被",封面上也用了绿色的樱花纹样,温馨可爱。加上"花袋"先生的名字本来就像是一床温暖可喜的碎花睡袋,还没有读便让人爱不释手。

  《棉被》一书所讲述的无非是中年作家由于对女学生的隐秘欲望而拆散鸳鸯的世俗故事。自传体式的小说充斥着欲望、沉沦、嫉妒、无力和寂寞,带着一股子郁达夫式自我剖白的倦怠和苦涩。即使有一丝光亮,也是因为中年男人的嫉妒而产生的蓝色火焰,虽然熊熊燃烧着却没有任何温度。结尾处,女学生被迫返家,失落的男主人公倒在她的被褥上,盖着那床她惯用的"葱绿色蔓藤花纹"的厚棉被,嗅着被子上的余香软弱地哭泣。彼时,"室内幽微黑暗,窗外狂风大作。"

  全文止笔于此。放下书活动活动肩背,倒觉得这结尾和此刻周围的环境有着莫名的契合。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并不是一部适合在被窝里看的小说。

  张爱玲在一篇名为《被窝》的短文里就说过,日本人的被子是方方正正摊开放在褥子上的,四面透风。在我看来,这习惯相当符合日本人清冷警觉的性子,但"棉被"到底还不等于"被窝"。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到了冬天,把被子左右一卷、下端掖起,做成一个筒状,最是暖和。苏州人还要加一个字,叫"被窝洞",一听就很形象。

  钻进"被窝洞",倚在床头看书,不必忍受寒气侵袭之苦,但却容易因为温暖舒适而昏昏欲睡。因此最不能读那些费脑子的书,读上几阙诗词或是几首俳句便可安然入眠。

  俳句的语言自然不如诗词般琳琅悦耳、流走如珠,却颇有些质朴笨拙的感觉,像是学童的吟哦,一派烂漫天真。就像相伴多年的旧棉被,厚实柔软,带着让人安心的熨帖重量。不像在空调间里盖着羽绒被入睡,轻则轻矣、暖则暖矣,却没了那种踏实的安全感。

  譬如读到夏目漱石"中国水仙一浅盆,静穆等待春。"便会被那清浅静穆的气氛感染,恍惚中仿佛看到家里熟悉的鹅卵石和水仙盆,闻到幽微的花香气息,听到春节时候满室的欢声笑语。而当读到高滨虚子"黄莺不识文字,却有歌吟的心。"一句时,竟是不自觉地反复喃喃着,嘴角勾起会心微笑。但仔细想来,仿佛也并不能说出这平淡无奇的句子到底好在何处。

  这样的俳句并不强调机锋睿智,却自有一种敦厚质朴的美。因此容易走神,读着读着思绪飘散,心境也变得温柔起来。

  在这种安详静谧的心境中入眠,梦中自然不会是铁马冰河,而是别有一番春暖花开的惬意和满足。因此,天冷的时候,每晚躺在被窝里读书,当真是最快乐和奢侈的消遣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458)|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