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立的博客

“凯”诚相见 “立”透纸背

 
 
 

日志

 
 

Fly Away(五)  

2009-12-31 21:49:49|  分类: 故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过了半小时,我到家了。一踏进家门立马就是发短信给怡宁。“怡宁,我到家了,你呢?在路上?真的很对不起,今天招呼都没和你打一声就走掉了。以后不会了。你路上当心点啊!”

其实我死缠烂打的功夫还是蛮强的,怡宁这次立马回了我。“我在路上,放心吧,我一个人丢不了。”

有了她这么一说我就开心了,“到了家立马和我说一下啊,乖!”听话的怡宁后来也照做了。这次风波到此算是平息了吧,而这次风波也让我知道了珍惜,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珍惜她,不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擅自行动。

很快,元旦三天的假期过去了,我是1号晚上就去的学校,她则是买的二号的票。元旦后我主动了许多,当晚就提出第二天去车站接她,而她也欣然答应。

互道晚安后,我想她是睡得很安稳吧,而我不是,我在想后面的日子怎么过。元旦过后3周是一周的数电课程设计和两周的实习。数电课程设计是按老师给的要求做一块线路板,并写报告。线路板是一个宿舍做一块,报告是每人写一份。我就在考虑,怡宁这个情况该怎么办?她和宿舍里的五个人有隔阂,还怎么能一起做东西?希望元旦这三天她们已经冰释前嫌。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我如约在车站等到了她。路上,我就把我昨晚的担心和她说了,她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准备自己做一块板子,可是不会焊。我立马不假思索的说,“这样吧,我们俩做一块板子,我顶多不和宿舍里的人一起做。”

“好吧,那焊接就全交给你了啊。”

由于车子晚点,她来也是很晚,所以我们也没有在外面逛,到了学校也是午饭时间。不过没吃午饭,毕竟我们都是早上睡到老晚才起来的,很晚吃了早饭也就不想吃午饭了。我们也没有去宿舍,而是径直去了图书馆。这也充分证明了她们这三天还是没有好转。

怡宁今天来学校是把课程设计的一些技术参数给老师看是否合适。在图书馆,找个位置我们坐下,她开始继续算数据,而我则开始看到底要做些什么东西。坐在她边上,我看不进,一直在看她。她唯美的手,洁白的肌肤,沁人的香气。

时间快到老师安排集合的时间,而我的肚子饿了,我让怡宁先去,自己则去吃泡面。没想到,他们那边比我吃面还要快,怡宁就发短信告诉我她已经出来了,并且要回家了。我想送送她,但她要我好好吃,不用送了。她懂事了啊,呵呵!

她这一走一直到周五交设计报告的时候才回来,中间隔了1天半。这1天半还是蛮忙活的,又要焊板子,又要写报告,并且在周四还要去检测板子是否合适。为怡宁做些事我不在乎的啦,而且有事做蛮好,免得整天荡法荡法,无所事事。

 

我虽然是理工科的,但是我发现我做文职工作还是蛮利索的,一份报告简简单单的吹个牛B就十几页写完了,而板子的焊接,则焊了足足半天啊。

随着任务一件件的完成,周五也到了,怡宁也要回来了。我们还是说好我去车站接她,可是周五我睡过头了。等到我到了学校门口,她也下公交了;时间也到了午饭时间,我们就去学校外的餐馆吃饭。她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华晓军,今天为什么不像那天一样来车站接我?”

“怡宁,不好意思啊,我睡过头了啊!”

“你啊,欠扁!我来的也不早啊!居然还睡过头。”我感觉她略微生气了。

“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这种情况了。”这时服务员也上菜了,“吃吧,我起来到现在才吃了几块饼干。”我嘴上虽这么说,但还是先夹了菜给她。

饭桌上,我们谈论最多的还是课程设计。我把这几天在焊接和检测时的趣事,还有在整个过程中班里体现的一些不和谐因素都跟她说了,她听的津津有味。整个一顿饭,我们吃了大概1个多小时。边上几桌来得比我们晚的都比我们先走。

吃好,我们就去交东西。没想到我们是最早的,老师对我们的设计也很满意。我故意把怡宁往前推,也确实,老师表扬了她不少。

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我们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是一起去市里逛逛,还是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我们就这样朝马路上走着,路上,我们做了同一个动作,就是搓手。我搓手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在哪里,是该搂着她,还是该牵着她的手,抑或仍然就这么荡着。她为什么搓手?我就不得而知了。冷、牵手,还是想挽着我?就在这种不知可否中,我们走到了公交车站,当然,我们还是没什么。怡宁想回家了,我就送她上了车。我们又一次这样的离别了,下次见面是周一的下午,时隔3天,貌似有点长。

这3天,我们上网也常碰到。由于下周是做电视机,其中有些部件要自己焊接的。我就含糊其辞地说:“下周,我怕某个人焊接的时候出意外。”

“那个‘某人’是指的谁啊?”

“自己猜啊,或者干脆等到下周就知道了啊!”

“是我吗?”

“恩,说对了。呵呵”

“那下周你就主动过来帮我做。”

“好的,可是我做的不好,别怪我啊!”

“恩,其实你能答应,我已经很开心了。”

 

很快三天就过去了。这三天,我一个人在学校是真的想怡宁了;同时,我也想着周一能有所作为。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