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立的博客

“凯”诚相见 “立”透纸背

 
 
 

日志

 
 

Fly Away(四)  

2009-12-30 17:43:02|  分类: 故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今天下起了雨,虽然是下午才考试,但是我还是一大早就爬了起来,路上正好看到梁静从食堂里出来。“怡宁起来了吗?”

“恩,早。她起来了,还在宿舍里吧,我先出来的。你起来的也蛮早的嘛。你们是不是约好一起看书的啊?”

“不是,只是偶然碰到。我们都是那种不约而同的一起看书。”

“那不约而同的话,碰到的几率很小啊!”

“恩,我就是喜欢这种‘不约而同’,比较浪漫,呵呵!”我知道,梁静肯定不明白我的心意。当然,这也就是我所要表达的,因为不想让人家知道我们的事情。

我还是一个人在教室,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一坐下就叫怡宁来。因为即便就在刚才,我还和梁静说我和怡宁是不约而同的碰到。

“下午就要考试了,我们在一起肯定又看不进书的,所以现在就不要一起看了吧。然后,你赶紧把我昨天问你的那道题搞懂,中午告诉我啊。”昨晚自习的时候,她问了我道题,我当时不会,没想到那道题现在成了我们之间的桥梁了。

 

考试时间是下午1点半,怡宁在12点半就发短信叫我去教室。在教室里,我把那题和她讲了一下。讲题用去的时间倒不是很多,多余的时间则讲我们自己的事。

1点1刻,差不多要进考场了。不知是我们都忘却了考场里还有班里很多同学,还是我们真的已经不在乎人家说我们的闲话了,我们两就这样大模大样的走进了教室。

教室里原本闹哄哄的,但是,大家看到我们两一起进来后,便猛地安静了。这种静很可怕,是的,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死寂。刚猛地寂静,而紧接着则是猛地炸锅。同学们都起哄了,原因很明显的啦,我也就不多说了。而像我这么厚脸皮的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别说怡宁了。

我们考试是按学号坐的嘛,我坐下后,我前面的常昊和后面的朴永训就立马问我和怡宁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毛病,我们没有啊,只是路上碰到。”

“你骗谁啊?那天是帮哪个女生带饭的啊?”常昊立马反问,我无言以对。

“原来还有这事啊,小子,混得不错啊。”朴永训则添油加醋。

这时,学号排后面的夏侯欢也跑到我这边来了,拍着我肩说:“刚刚我们不是起哄吗?我前面谢晓程就回过头问我为什么起哄,我说‘他们两人在一起很奇怪’,你知道她怎么说?”我摇了摇头,夏侯欢继续说,“她说你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啊!”说完便拍了拍我肩,好像找到新大陆一样,急着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坦白交代。”他这么一说,边上人又闹了。哎,我看一眼谢晓程,她怎么说这样的话,让我们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怡宁她真的会不在乎人家说我们的闲话?

 

考试是很简单,一会会就做完了。我们差不多都是提前交卷的,怡宁甚至交的比我还要早。当然她也是先走掉了,没有等我。当我在吃饭时间约她时,她却说已经吃了。我知道,这已经很明显了,她受不了同学们对着我们起哄,受不了人家说我们闲话。为了避嫌,她就选择了回到最初,不与我走的那么近。当然,我暂时也没有时间来理会这些,因为明早还有最后一门数电考试。

晚上我还是去教室复习。把整个教学楼都走了一遍,没看到怡宁,倒是看到了她们宿舍的人。于是我发短信给她:“你在哪看书啊?来教室吗?”

“我在图书馆。”

孙燕姿的《Leave》里有这么一句“你没有跟我说再见,所以我没有走远”。同样,你怡宁没有叫我去图书馆,所以我不去。我干脆跑进了刘诗文她们的教室里,和她们一起看。

“呀,怎么你一个人啊?怡宁呢?没和你在一起啊?”刘诗文问。

“恩,我一个人,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你怎么连自己老婆在哪里都不知道啊?”付笛声笑嘻嘻的对我说,他老婆仁静也在一边笑。

早知道我就不进来了,一进来就被他们数落。“她不是我老婆。”

“那你女朋友?”付笛声追问。

“也不是。”我争辩着。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为难他了。”一旁李晓霞总算为我说了句好话。

我们一帮人便开始复习,大家看看书,问问问题,再是聊聊天。因为这是最后一门考试,而且我们也都是好孩子,趁前几天有时间,都把这门课复习了好几遍了,所以考试的压力不大。我相信,考试压力对于正在图书馆的怡宁来说,也不是很大。

 

我以前女朋友说我是那种高兴与不高兴都放在脸上的人。没想到,对待怡宁,我居然也是这样。我们考试考完就是元旦放假,因此一交完卷子,就直奔宿舍整理东西。虽然那天在食堂里一起吃饭时说好元旦一起回家的,但是对于那天晚饭没一起吃,晚上她自己跑去图书馆看书,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心想,既然你这样自顾自,那我也自顾自。东西全部整理好后,我就和付笛声、孔杰一起走了,招呼都没和怡宁打一声。直到我们的火车开行之后,怡宁发短信问我走不走?

 

如果她不发短信该有多好,非但我们的故事就此终止,而且我也有走的理由。可是现在,我只能编一个谎言骗骗她了。

“我已经在火车上了。我和付笛声、孔杰一起走的。我们没买票,是上车补的票。路上东西太多,再加上他们一直在催我,所以也没有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啊!你别生气啊,你趁天亮也快点回家吧。路上小心。到家里和我说一声。乖!”

这一路在火车上看着窗外回想我们这几天的每一幕,小小的幸福很浪漫,就此终结?我不甘心。从C市到S市,是一小时的路程。可是当我们在S市站下了火车,怡宁还是没有回短信……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